国外网站上曾经有一位网友在这部电影下面评论道:黄渤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影帝。看完《斗牛》之后,用“黄渤一个人撑起了整部电影”这句话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余影绕梁,回味无穷,这八个字恰当的形容出了《斗牛》的观影感受。好看当然是好看的,虽然是喜剧,却看哭了一大片人。首先它是山东沂蒙山区在抗日战争时代背景下的故事,农民牛二负责照看共产党的“私人奶牛”,信守承诺的牛二就这样和这只老牛在日军土匪横行霸道,难民伤员虎视眈眈的境遇下共同经历了生死绝望。如果你看过王鼎钧的《昨日的云》就会明白,日本鬼子打进山东,城内民心惶惶,临沂土匪多,军队纪律也不好,时人称为“兵害”、“匪患”。在最朴素的生存理念支配下,农民们卑微又坚韧的活着,城头变幻的大王旗永远无法遮蔽农民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。电影中无不充斥着麻木和迂腐,群体的恶被展现无遗,一如电影开头:母牛丰满的乳房让男性有了性幻想,于是偷摸母牛奶子的牛二成了天下之大罪人,甚至戴着高帽游街,在那时戴高帽、开批斗、游街就是近代社会三大惩罚罪行,然而导演管虎不仅把这迂腐的思想展现在这一方面;寡妇九儿因为是外姓人,被村里老大说成是克夫煞星;当她高喊“解放妇女”时,村里人也都看猴子一样看着她笑;最关键的是她与牛二的婚姻也是在山村封建势力下的利益安排。女性地位在那个时期极其低下,王鼎钧笔下的一位使女便是如此,某日在家,一位大婶带着两位壮男夺门而进——“抓住那使女的两臂,把她硬拖出去,脚不沾地。她嚎啕大哭。可出了大门,她就停止了挣扎,一切认命。”封建社会下的思想强权令人生畏,可仍然有一些个体的善在夹缝中活着——比如牛二。全村人包括自己的未婚妻九儿都扫荡被杀,此时唯一活着的奶牛已成为牛二唯一的寄托,在食不果腹的年代,任何人都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找食物吃,但当牛二看着奶牛被土匪抓住,挤完奶后想吃肉,吃肉不成还配种;难民们为了抓住奶牛果腹走进了地雷区结果一个个被炸的粉碎;一群狼围在郎中尸体旁吞食;这一幕幕死亡、贪婪、欲望的场景真实的发生在牛二眼前,冲击着他的心——他不过是一个人类而已,他根本无法承受魔化的这群人。然而这一切,全部都是时代给予他们的,群体的恶在高度闭塞保守的地区展露无遗,只能说管虎毫无痕迹的将善恶融进了剧本中的每一个起承转合。最终,牛二见证了这些个如妖魔般的世界过后,还是觉得做人不如做头牛。毕竟当人太复杂,不如和牛一起在土坡上看风起云涌呢。